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3 > 瞬时变迁 >

743、多元宇宙的死侍军团

发布时间:2019-08-16 03: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调查清楚敌人的身份之后,高飞就不再手下留情,他知道死侍军团都是一些没羞没臊而且拥有不死之身的癞皮狗,所以必须从一开始就威慑住这些难缠的家伙才行。女死侍小巧玲珑的脑袋直接被高飞按进纽约坚硬的路面,人行道的地砖都被高飞直接怼碎!可怜的女死侍只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惨叫就彻底失去意识,脑袋也在高飞的大手下惨遭粉碎,但她的自愈能力依然是非常顽强的,即便是要害受损也能完成自愈。不过她的自愈不是瞬时的,这需要一个短暂的时间——尽管如此,女死侍的自愈也比正常愈合快上了几百倍、几千倍。高飞早就察觉到了他脚下的情况,刚才被托尼用粒子束打飞的死侍狗叼着一个又丑又脏的毛绒灰兔子到了高飞的脚下。死侍狗朝着高飞拼命摇尾巴,似乎在讨好高飞,可惜高飞却早就看穿这狗东西没安好心。丑陋的灰毛兔子一双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而死侍狗放下绒毛兔子之后转身就跑。高飞轻轻一笑,进入光速暂停时间,再抓住死侍狗的尾巴把它揪了回来,伸手把绒毛灰兔子塞进死侍狗的嘴巴,一脚把死侍狗踹向站在远处看好戏的死侍小子。之后脱离光速状态,时间继续,死侍小子正堵住耳朵等着听炸弹爆炸,没想到低头一看死侍狗一脸衰相的趴在自己脚下。而就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噪音,那是躲在远处写字楼里的暗影死侍出了手,他扣动了手中老款栓动狙击枪的扳机。狙击枪的子弹朝着高飞呼啸而来,划破纽约的夜空在空气中留下一股焦灼的味道,高飞则只是轻描淡写的偏了偏头,便躲过了狙击子弹的捕捉。再一个眨眼的功夫,高飞已经冲到了写字楼的里面,暗影死侍刚把眼睛从瞄准镜上挪开,就发现高飞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暗影死侍大惊失色,连忙准备换取白刃近身格斗,可惜高飞压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抬手抓住暗影死侍的脑袋猛地往窗外一掷。暗影死侍撞碎了面前宽阔的落地玻璃,再直接把这一层的地板和夹在这两层间的楼板给撞塌。但高飞出手的力道是如此猛烈,以至于即便是撞塌了楼板暗影死侍也没能停止住下坠的力道。他像是个黑色的人形炮弹,呼啸着朝着地面坠落而去,最后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摔在地面上成了一滩软绵绵的肉泥……“他应该得费些工夫复活了……”高飞喃喃道,之后纵身一跃从写字楼上跳下,朝着不远处死侍军团的最后一名死侍——共生体死侍走去。共生体死侍在以往一直都是冲锋在前的,这一次他原本也想抢在前面立功,但是看到高飞的战斗力之后这家伙当场就怂了,当然怂的不光是他,还有和他结合在一起的屠杀。“喔……别这么胆小怕事,你这个怂货!”屠杀暴躁的骂道,“亚洲人也许并没有发现我们,也许他认为死侍军团只有五个人!”“放屁!”死侍胆怯的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你看见他的行走路线了吗?他分明就是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那又怎么样?你们死侍不是死不了的吗?这亚洲人就算再强大又怎么样?他又杀不掉你!”屠杀咆哮道,“我真是服了,你这个蠢猪!你根本没有害怕的理由!”“没错,我的确不应该害怕,就算我打不过这个亚洲人,至少我也不会死……”说罢,屠杀咆哮着钻出来覆盖了共生体死侍的全身,让他变成了一个浑身赤红色的庞然大物——而死侍的突然膨胀也直接撑开了他面前的那辆小轿车,他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朝着高飞扑去。看到红彤彤、老大个儿的屠杀朝着自己扑过来,高飞内心非但不慌张,反倒有些惆怅:“好久没见到埃迪了啊……也不知道他和毒液相处的怎么样……”屠杀共生体直接被高飞从死侍的身上给拽了下来,变成了一大坨红色的、不断蠕动的诡异的液体生物。而共生体死侍整个人都傻了——“哈?!这特么亚洲人还真的把屠杀从我身上给撕下去了?这特么有点太恐怖了吧?”“你还我屠杀!你还我屠杀!”共生体死侍朝着高飞不依不饶的嚷嚷道,“我们俩不能分开!我们俩不能分开!”可惜高飞根本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抬手施展空间魔法隔空取物——空间被深奥的咒语撕裂开,空间的另一端即是阿斯加德的藏宝库。其实他想杀死死侍根本犯不上使用冈格尼尔,这么做完全只是为了起到震慑效果——他本来考虑直接使用无限手套轰杀共生体死侍,把这家伙给炸成飞灰,但他觉得无限手套的视觉效果没有冈格尼尔这么炫酷,所以最后就选择了冈格尼尔。于是倒霉的共生体死侍在惨叫声中倒地而亡,胸口的伤势至少需要他花费几个小时来复原。而刚巧与此同时,被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带上天空的主宇宙616的死侍因为缺氧窒息而休克,从天空中垂直垂落下来掉到了高飞的不远处。紧接着托尼·斯塔克降落下来,看到高飞提着冈格尼尔,一脸震惊的问道:“不是吧?高飞,对付这么几个小你居然还犯得着拿出冈格尼尔?再说你手上不是有无限手套吗?直接用无限手套轰杀他们呀!”高飞笑了笑:“无限手套看起来弱弱的,一点都不酷,我还是更喜欢冈格尼尔……”“另外他们可不是什么小,他们是死侍军团,他们都是死侍——拥有不死之身的、战斗技能满级的雇佣兵。”说到这里,托尼·斯塔克终于注意到这些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身体已经被高飞打成各种惨不忍睹的状态的雇佣兵们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伤口,他们简直像是开了挂一样,把很多致命伤都给疗愈了。“我靠……这是什么鬼?他们为什么也都是不死之身?高飞……这些家伙是你的子孙后裔吗?”托尼揣测道。他的推测不无道理,这些人毕竟都“继承”了高飞的不死之身,但是他们身体痊愈的速度却没有高飞那么快,看起来他们的确像是弱化版的高飞。但高飞却摇头道:“不,托尼,我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尽管我们的异能有些类似,但他们与我是相互独立的……”“所以杀掉他们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很快,这些难缠的家伙就会卷土重来,向我们发起第二轮的攻击。”托尼·斯塔克听得一阵头疼:“那怎么办?我们难道要一辈子和这些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物们战斗下去吗?”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从天空坠落下来摔死的616死侍已经有了复苏的迹象,这家伙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一句话:“哎呦……可摔死我了……”“我想我们得搞清楚这些家伙为什么要来刺杀我们……”高飞冷静的分析道,“据我所知,这些家伙虽然很无厘头,但他们却不会轻易杀人。”“之前你不是说他们是雇佣兵吗?既然是雇佣兵就应该是拿钱办事,刺杀我们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为了钱呗。”托尼·斯塔克道。“但这些雇佣兵不太一样,他们是一群并未丧失底线的家伙,只有钱是不足以让他们出手的,我想买家刺杀我们的动机也一定得到了他们的认同才对。”高飞道。聊到这里,又一名死侍缓缓转醒——这是那名满头金发、身材火辣的女死侍,她头部的创伤已经基本愈合了。托尼·斯塔克认真的审视了一遍女死侍的身材,随后低声对高飞道:“让这个死侍复活吧,我们来审问一下她,我更擅长和女性打交道,毕竟我可以用我的美男计攻克她的心理防线。”托尼·斯塔克则迈着潇洒的步子朝女死侍走去,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问道:“嘿,女士,我想你也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了,你放弃抵抗吧,你们绝不是我俩的对手,那么……”两把长刀朝着托尼·斯塔克的脖子上挥舞而去,砍得托尼赶紧后退,同时举起掌心能量束朝女死侍身上开炮。高飞一脸无奈的看向托尼·斯塔克:“这就是所谓的擅长与女性打交道?一上来就朝人家开炮?”高飞轻轻一笑,伸出戴着无限手套的右手往女死侍的脑袋上抓去,同时提前握紧拳头,激活心灵宝石。心灵宝石非但能够蛊惑敌人,使目标内心产生恐怖幻觉,使用得当的情况下还能起到读心的作用,嘉莉的“读心术”就是来源于心灵宝石。他看到了向死侍军团发布这项任务的人,那是一个面无表情、长相平庸、行为古怪的光头中年男人。这位中年男人在某个时空中找到了多元宇宙的死侍军团,并且与他们商谈了合作。他歪着脑袋,用古板、单调的语气说道:“你们好,死侍军团,我来自主宇宙616,我是一名长生人,你们可以叫我……伊诺克。”“我知道你们死侍军团一直能够穿梭在多元宇宙之中,并且可以干预各个平行宇宙的发展,我很欣赏这项本领,但很可惜,现在你们的本领已经不再唯一……”“因为有人打开了多元宇宙的隧道,将十七个各不相干的平行宇宙打通,这将会造成平行宇宙的相互融合和碰撞,长此以往,这些平行宇宙将会融为一个超大型单体宇宙,但由于单体宇宙的唯一性,这些宇宙中的个体将会进行残忍的优胜劣汰,直到每一种个体只剩下一名幸存者……”“这对与十七个原本各不相干的平行宇宙是一场灾难,我们必须尽快关闭这条连通多元宇宙的隧道,才能阻止十七个平行宇宙相互融合……”“所以,为了避免多元宇宙的毁灭,我需要你们帮助我去阻止这个开启多元宇宙隧道的人,再尽快关闭多元宇宙隧道。”看到这里,高飞终于明白雇佣死侍军团的人是谁了——长生人伊诺克,这个躲在幕后观察一切的大光头。长生人是一种寿命(或者说待机时间)非常悠长的生化机器人,他们类似于漫威宇宙中的观察者,遍布整个宇宙的各个星球上,观察着物种的演化与变迁。但长生人与观察者又不尽相同,首先他们有着明确的分工,每种分工的长生人所负责的任务都是截然不同的,而长生人本身的战斗力有限,比不上与他们类似的观察者。另外长生人不像观察者一样,对宇宙中生物的演化完全袖手旁观,在某一个物种面临灭绝危机,或者某个生态系统濒临崩溃的时候,长生人会插手干预事情的发展,以避免惨剧发生。而目前多元宇宙隧道的开通显然将会造成毁灭整个生态系统的惨烈结果,因此长生人伊诺克不得不出手,他联系了原本就可以穿梭于各个多元宇宙中执行任务的死侍军团,让他们阻止那个开启多元宇宙隧道的人。可惜不知道是伊诺克的消息有误,还是死侍军团自己办砸了差事——他们误以为开启这个多元宇宙隧道的人是高飞,这才过来刺杀高飞。“我想我搞明白这一切了。”高飞回头对托尼·斯塔克道,“这群蠢货搞错目标了。”“什么?!”托尼·斯塔克闻言一愣,随后问道,“你是说……他们刺杀的目标并不是我们?”“是的。”高飞点头道,“他们要刺杀的是那个开启了贝塔隧道的人,而我只是开启了阿尔法隧道,更何况阿尔法隧道现在早就关上了……所以死侍军团显然找错了目标。”高飞低头看向女死侍,解释道:“呃……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是打开了多元宇宙隧道的人,但我打开的隧道已经关闭了,长生人伊诺克委托你们寻找的那个人是另外一个人,是那个人打开了连通十七个平行宇宙的隧道……”女死侍简直要崩溃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高飞道:“所以我们一直都搞错了,你根本不是我们的目标咯?”“喔……线是个冒失的蠢货,经常干这些粗心大意的事情……反倒是共生体死侍和暗影死侍冷静一些,我们应该听从暗影死侍的建议,先做一些背景调查再动手……”“不过这倒也是个好消息,至少我们不需要与你这个恐怖的亚洲人交手了。对了,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卧槽?!”女死侍面具上的一双白眼睛瞪得像两个乒乓球那么大,“众神之父?九界守护神?!那不是奥丁的位置吗?”“在我们这个宇宙,奥丁已经寿终正寝了。而我正是奥丁的接班人。”高飞说道。“难怪……”女死侍深吸一口气,随后郁闷道,“韦德616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他居然连这件事情都不知道……”说到这里,不远处的浪人阿渡和暗影死侍齐齐复活,两个人怒吼着朝着高飞冲来。女死侍连忙伸手叫停两位队友:“停停停……你们这些蠢货!你们搞错了目标了!这位亚洲人根本就不是那个大光头让我们刺杀的目标,咱们搞错了!”“这不可能!”他回头瞪着女死侍大声的说道,“我们的目标从来没有错误过!”“呸!谁给你的自信?你忘了我们在丧尸宇宙误杀绿巨人的事情了?”女死侍沉声问道。背后的暗影死侍则冷嘲热讽道:“你们这些浪人真是嘴硬,让你们承认错误比登天还难……我早就觉得这次的目标有点不对劲,行动之前最好先做一些背景调查,你们非是不听……现在终于出乱子了吧?”说到这里,被炸成碎片的死侍小子和死侍狗也重新组合了起来,一人一狗一起往这边走来。“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家化敌为友了?”死侍小子用他那还没经历过变声的音调说道,“不过化敌为友也不错,我觉得我们可能打不过这个亚洲人……”死侍狗则躲在死侍小子背后小心翼翼的盯着高飞,看得出来它已经被高飞虐出了心理阴影。女死侍双手抱胸,崩溃的说道:“小子,我们搞错对象了,这位亚洲人是这个宇宙的众神之父、九界守护神,他是个正直的人,他是不会打开多元宇宙通道祸害这个宇宙的……我们的客户,那个大光头长生人让我们寻找的目标另有其人。”“嘿!旺达,不要泄露我们客户的信息!这是我们死侍军团的基本原则!”死侍小子大声提醒道。女死侍则不屑一顾的耸耸肩:“得了吧,小子,亚洲人早就用他那副神奇的手套窥探了我的记忆,我现在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他连我每天去几次厕所,睡过多少男人,最喜欢用什么姿势都了如指掌……”“喔,旺达,你真恶心……”死侍小子抱着脑袋道,“谁在乎你每天去几次厕所?谁在乎你喜欢什么姿势?拜托,我还是个孩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你还是个孩子?你杀人的时候我怎么没听见你强调这一点?”女死侍尖锐的反问道。“所以……伟大的众神之父,尊敬的九界守护神,这一切都是误会,没错吧?”高飞回头看了一眼身形佝偻的共生体死侍,点头道:“是的,一切都是误会。”共生体死侍弯腰搓手,一派恭敬的小声道:“那么我能否恳求你把屠杀还给我呢?我们俩是最好的伙伴,他离开我是活不了的……”高飞点了点头,往不远处地面上的那摊红色的软体生物指了指,道:“还给你了。”很快死侍军团之中唯一一个被干掉两次的死侍,616主宇宙的死侍韦德·威尔逊终于再次复活,女死侍旺达·威尔逊给他解释了事情的经过。“所以说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是吧?你并没有打开连接17个多元宇宙的贝塔隧道,你只是打开了一条连接两个宇宙的阿尔法隧道,而现在你已经把阿尔法隧道给关闭了?”他看着高飞问道。“是这样的。长生人伊诺克委托你们寻找的应该是那个打开了贝塔隧道的家伙,实际上我也在找他,因为我也不允许他毁掉这十七个平行宇宙。”高飞道。“喔……真是令人头疼。”韦德抱着脑袋郁闷的说,“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伟大的众神之父?”高飞想了想,随后给出了结论:“我们先去找长生人伊诺克,他也许知道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东西。”

http://ellisramseydds.com/shunshibianqian/31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