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3 > 瞬时冒险 >

降临蛮荒 第三十三章 拜我为师吧

发布时间:2019-07-07 04: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收藏很低、点击很低、红票很低、月票很低——俺现在就是一个四低少年,哭一会儿先……)

  陈寻这一路北上,深入湖泽荒原,寻找炼制聚元膏的药草,收获确实要比常人想象中要丰盛得多,当然不是靠运气。

  陈寻照着他这几年摸索出的规律,与苏棠沿荒兽领地的边缘,去找峰谷林涧之中道蕴灵气相对容易生、汇聚之处,以期能找到对苏棠伤势有所帮助的灵药。

  只是苏棠晋入还胎境中期巅峰,叫巨猿体内荒古血脉所凝聚的神力,伤及魂海根本,远非普通灵药所能疗治。

  然而此山道蕴灵气最充足的地方,又都叫那些强横的凶禽猛兽据为巢穴,两人在山里摸索了三天,灵药找了不少,但对于苏棠伤势有帮助的,却是没有。

  这些灵药于苏棠伤势无益,但对修为才蛮武五层巅峰的陈寻来说,却又是极有助益的宝药。

  虽说苏棠限于宗族戒令,不能将完整的丹方授给陈寻,但得空休息时,都尽心跟陈寻讲解这些药草的药性。

  以他此时的修为,就算有胆以身试药,也未必能试出这些药草的药性,但有苏棠详细讲解,就完全不一样了。

  见陈寻悟性果真惊人,苏棠不由的说道:“宗主同意由宿武尉府推荐蟒牙岭北山的部族子弟,进沧澜学宫修习。要不我回沧澜后,去找十三叔,叫他将你让给我作徒弟?”

  她修为已有还胎境中期巅峰,是沧澜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女,早就有资格在沧澜学宫授徒。

  只是,她此时在眼前这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跟前,一切都显得很笨拙,甚至时时处处都要他来照顾自己,哪有资格当他的师父?

  陈寻早就识得自身的渺小,投靠苏氏,进沧澜学宫修练更高深的玄功绝学,是他下一步的打算。

  也是为了更有把握能通过宿武尉府的挑选,进入沧澜学宫修习玄功,陈寻才决意在入冬后北上深入湖泽荒原苦修。

  只是进沧澜学宫之后,要不要跟比苏棠修习玄功,陈寻倒有些犹豫,问苏棠:“你今年多大了?”

  陈寻这一问,本来就有些心虚的苏棠,就像是给踩到尾巴,一双清艳到极致的杏目睁得老大,轻叱道:“你怀疑我没有资格教你?你放心,你在晋入天元境之前,我都有资格教你。”

  见陈寻幼稚未脱的脸上,竟然露出不屑,苏棠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她竟然叫一个蛮族小孩瞧不起,传出来,她这个天之骄女,不是要叫人笑得大牙了。

  这处断崖,孤零零的矗立在宽阔溪谷之中,抬头看有五六百米高,像一根巨大的石柱,看左右地形,就奇特非凡。

  苏棠现在就靠聚元膏勉强滋补气血,实力仅跟普通蛮武相差无几,但双眸眼力过人,抬头就看到第二重的百丈崖头,正有一株花茎仿佛蛇颈的异花正在冰雪之上怒放芳华。

  这山间低级灵药又相当充足,只要体内能生道蕴真阳,她就能最快的度恢复到真阳境巅峰的修为。

  虽然不能在湖泽荒原里横冲直撞,只要小心一些,不跟那些蛮荒异种正面遇上,她与陈寻安然返回沧澜,将不再是什么问题。

  看到那株石蛇莲,虽然还没有彻底长成,但也初开有两瓣莲叶,淡淡的灵蕴药气飘来,苏棠秀鼻闻了,就觉体内枯寂多日的玄窍竟有一丝生机在滋长,心生狂喜:

  叫陈寻拖住滑下石崖,苏棠挣扎不得,气得满头冒火,刚要质问他干什么,檀口却叫陈寻双手捂住,声不得。

  他虽然不知道那株蛇颈莲状异花是何种宝药,但也能看出其独立冰雪崖头的不凡之处来,那淡淡的灵蕴药气之精纯,更是远胜他以往所见的任何一种灵药。

  然而,他在爬上第一重崖头瞬时,神魂之上传荡的一丝心悸,叫他意识到灵药之旁藏着极大的凶险。

  苏棠此前在此山现的那几头凶兽巢穴都不在附近,然而此药就要长成,灵蕴药气已经散出去,却不见有山中异兽过来采食,这本身就透漏极大诡异。

  下品灵药倒也罢了,但整座大孤峰可能就只有石蛇莲这一株四品灵药,满山遍野的异兽不为这株灵药争得头破血流,那真就是奇怪了。

  不见异兽过来采集,最大的可能就是山中异兽已经为这株石蛇莲的归属决出胜负了。

  苏棠神魂震裂、玄寂枯寂,虽说五识过人,偏偏生不出灵觉探察石壁里的异状,只能眼巴巴的看向陈寻——她这才蓦然觉自己叫陈寻压在身下好久。

  “你好重!”苏棠虽然只将陈寻当作十三四岁的半大少年,但叫他压在身下,心里还是羞涩,忙将陈寻推开。

  他们在两重崖下,隔着六七百米,他的灵识再敏感,也无法感应崖头的异常气息。

  崖头覆了一层厚厚的冰雪,但崖头往下的石壁,除了一些缝隙外,倒不见什么异常。

  陈寻指着石缝给苏棠看,拾了一块石片,朝石蛇莲附近扔过去,砸在崖壁上,“哗啦”滚落下来,不见崖头有任何的动静。

  “石蛇莲是四品宝药,真要有护药异兽,也定然强横无比,不会容忍我们走进三四百米之内的。可能是护药异兽生了意外。”苏棠说道。

  荒原之中,任何意外都有可能生,只是陈寻刚才爬上第一层崖头时,神魂之上的惊悸却非无故,跟苏棠说道:

  苏棠也知陈寻灵觉远寻常蛮武,将背后铁弓取下来给他:“你冲那株石蛇莲射一箭,看有无反应……”

  陈寻灵觉只能感应三十米内的气息,崖头离他这边有六七百米,他箭术还没有通神,说道:“这么远,我哪里能射得中?”

  “那日我藏身溪谷,葛异在四五百米就能觉察到我,我这点灵觉,算什么敏锐?”

  陈寻心里估算过,他就算将蛮魂修练到九层的水平,也只能感应一两百米的微弱气息,远不及葛异能察觉四五百米外的伏敌。

  苏棠无语的横了他一眼,心想阿寻应该是天生灵觉敏锐,并没有修练培灵功法,内心挣扎了片刻,朝着东南方向喃喃自语:

  “老祖啊,棠儿这也是为了保住小命,才不得以将缚龙箭传给外人,可不是故意违背您老的戒令啊!老祖,你放心,我就传阿寻第一层法诀,他脑子笨,肯定学不会多少……”

  陈寻心里无语,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不了我学了缚龙箭,以后绝不使用就是,你至于诽谤我脑子笨?”

  苏棠美眸横了陈寻一眼,也觉得自己太心虚了,吐了吐小巧的舌头,说道:“我传你的是缚龙箭基础箭术,你就是用,也没有关系。目前各宗的基础箭术,都没有太多差别,你只要不说是我传你,也不要将法诀透漏出去,就没有问题了。”

  陈寻与苏棠退到溪谷里,听苏棠说过缚龙箭的法诀跟基本修练功法,才知道真正的宗门对驾驭灵觉,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他观想蛮魂、默诵法诀,神魂识海之上就生出无比空远的玄钟梵音震荡,之前只能自散出感应周遭的灵觉,骤然间就像水波一样活泛起来。

  心念延伸,灵觉即沿心念往远处延伸,而延伸之处的虫草树木,甚至风转水流的气息都叫灵觉悉数掌握。

  他之前不会驭控灵觉,感应距离有限,学过缚龙诀,灵觉往一个方向集中,感应距离陡增十倍,真是叫他又惊又喜。

  而他持弓拉弦,身与意合之际,他心里已经笃然确定,心念灵觉所触,铁翎箭便能射过去。

http://ellisramseydds.com/shunshimaoxian/2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